克礼斯木

起初和自家李白只是想研究一下牡丹画法

呵于是……

假如收信人是叶修

  5.29号的青岛还是热,杭州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你身为北方人应该不是很喜欢这么热的天气吧。
  5.29是你的生日,十分巧合的是也是我的生日。
  大本命和自己出生在同一天也是个十分奇妙的事。
  惊喜!
  不知老板娘会不会像我们学校那样克扣我们空调,但陈果姐那么会享受的人应该不会和我们学校那群糟老头子一样,嘻嘻
  你还在打荣耀吧,记得休息阿
  再打十年也不会腻的叶修,有件事我一直觉得说来惭愧,没看你对于游戏的认真时,我一直觉得我打不好是队友坑,但现在不同,大概是心态吧,自己技术不够应该苦练,而不是打字抱怨一下队友,这打压自己的情绪也会对玩家以后对游戏的热情减分。
  还有十一天,就要中考,紧张是不用说的。
  但
兴欣之火,可以燎原
  祝
  叶修,
  和我自己,
  生日快乐!

谁更断肠,前景更阳光

感觉在梦里活了六天,能听进去的课就不看畅销书。
我近期才开始接触书店里卖的言情小说,这让我发现我以前喜欢读那些故事情节并不是很美的小说除了卖弄以外的另一个原因:回味情怀时我尚且能保持理智,哪怕他们干了什么。 严歌苓的《花儿与少年》,前期看的十分厌烦,用简单的字句讲述一个移民女人的生活,我们可能会感觉晚江真的不知好歹但又为她年轻时的爱情一部分的羡慕,哪怕那窗帘褪了色。
瀚夫瑞和洪敏两个和晚江纠缠的男人,讲真比起洪敏曾经对晚江的感情很容易透过纸面感受出来是爱她的,爱她爱的后来宁愿去美国做那世人不耻的职业,只为了晚江。 他们两个尽管付出很多很多很多。在大多数人看好结局晚江离瀚夫瑞而去的画面时同洪敏生活,后半部分也就只是猜想。说不定他们两个最终还没在一起。可我在这又读出了一种对于这对鸳鸯的嘲讽,那苦命般的嗤之以鼻的跨过了十三个时区一万三千多公里闹剧般的结尾,简直可笑。而比起这对小两口来我其实是更加喜欢瀚夫瑞这个老男人,可能看起来他在家庭完整这方面是有点衰的,但我喜欢规律的人生,而不是突然来个常人八百辈子不能碰到一次的事,好吧是有点夸张,不过我真的不喜欢晚江那小两口子。
  《花儿与少年》这种书并没有现如今的言情小说那般把情感表现的通透,而更多的是要去缅怀,如果是自己,那么我会怎么办。
  不得不承认,在我这个年龄阶段看严歌苓的作品和国外作品是有点困难的,到2017.6.14日我就十五了。有很多东西要从以后的生活去体验,可能很多这一生都没机会体验到。写到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最近看了小四早期的《梦里花落知多少》,看到这个日期时我不禁有些感慨:2003年我还一岁     有些想笑。有些情节虽然扎心可我还是想再看几遍,因为看到那里时,因为我看到这些情节时会特别上火,我会联想到我自己,我想要把我想象的这个关于我的坎平稳的过去。因为这些能透过纸面就能让我十分生气的东西,也是我一些很宝贵的东西,如果连这个都理解不通,那么现实中我真的遇到这种事,我处理的方法我事后思考时会不会后悔也是一个大难题阿……